欢迎访问都市网官方网站!欢迎投稿402198961@qq.com!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名企聚焦 艺术先锋
行业观察 艺术人生
热点事件 体育动态
教育信息 名企人物
企业观察 都市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公益精粹 文化产业
海外之声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名人访谈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艺术先锋 >

探骊得珠 越过雷池

时间: 2021-10-30 21:24 来源:中国都市新闻网
     ——试析敖普安先生诗书画印艺术     
                       董赤宇

       关注敖普安先生的艺术已有经年,但与他没有直接接触,往往只闻其名,未闻其声。近期,有缘专程拜访普安先生于其书斋“攻玉室”,一进门,墙上挂着充满金石气的书法作品扑面而来,感染力直指人心。与先生对话,如沐春风。
            
      诗是统领一切艺术的源泉,充分表现出汉学之美的多种形式,或借鉴昔贤,或驰骋才力,或发抒性灵,来扩大诗美学的反射面,提高诗的穿透力和扩张力,并为其它门类艺术提供丰富的想象力和汉字把控力。普安先生幼时始入门学习诗联对句,渐渐爱好成性。在经历了动荡清贫的青年时代后,普安先生,思维精敏,潜游诗艺,工作之余,心无旁鹜,至今已逾四十余载,洋洋上千首诗稿,字字珠玑,然集腋成裘,于2012年汇成《攻玉室诗词选》出版行世。
              
     普安先生的诗,湘潭诗坛耆老、其师田翠竹公评曰:“清新俊逸,无市井气。”抒写了他各个时期对生活对万物的独到感受,即使是他人咏叹过多次的题材,他也常常翻出新意。 
   
         
      其七绝,如写于1959年的《登湘潭文峰塔题壁》:“巍巍古塔立湘洲,无数风帆竞上游。但向云天书一字,化龙飞去不回头。”构想新奇,既点明时代背景,又抒发了个人志趣,为未经人道语。又《梦游绿天庵》:“绿天庵外雪初消,诗思春江二月潮。醉里不知身是客,漫题新句上芭蕉。”作者梦中置身唐代狂僧书法家怀素故地,酒后竟忘记客人身份,将自作新诗题到园中怀素为练字而种植的芭蕉上了。另有《登北固山多景楼》:“高崖百尺枕江流,揽胜何妨独上楼。日夜松风吹不断,沧波洗尽古今愁。”等等,皆触景生情,因情造境之作。            
      五绝如《明孝陵》:“孝陵空古今,五百年风雨。山鸟踏荒苔,云烟自来去。”《山中偶得》:“岳云迷客屐,山雨响松溪。偶及泉边坐,飞花落满衣。”小诗中寓深意。
      五律如《游鼎湖山》:“飞瀑惊山鸟,清潭洗客心。石奇疑鬼扮,樹古作龙吟。径险诗缘苦,幽亭酒意忱。北来二三子,相与共披襟。”《初游开福寺题壁》:“开福千年寺,丛林出市寰。修心容补衲,顶礼爱逃禅。花放香盈樹,云飞佛在龛。菩提荫下坐,大地是蒲团。”读来禅意盎然。
            
     七律如《赤心》:“碧树珊瑚手自栽,涂鸦画虎等童孩。逍遥古法千家外,越过雷池一歩来。青眼但将秋水洗,赤心常寄笔花开。喜看世纪交新运,好趁长风举酒杯!”《九秋回文》:“关松锁日卧霜晴,石壁飞泉暗笛鸣。寒菊新秋三径泠,曲溪古渡一舟横。还鸦噪树惊风晚,断雁穿云恋月明。闲岁卜居村酒熟,山前醉客笑诗成。”更显现出作者的诗词功底与情境,殊为难得。
普安先生所作古风不多,如《杭州纪行寄西泠诸友》《印象武夷山水歌》,洋洋数十言,或一韵到底,或长短转换,气态轩昂,句式奇谲,篇长不胜引录。
              
     其它佳句如“繁华游子梦,灯火故园情。”“夕阳红一抹,帆影过千楼。”“平态生诗胆壮,一任海涛惊。”“山中块垒神仙果,天上云霞日月衣”“窥灯午夜失眠鼠,闹晓春池初醒蛙”“骑牛归去忘时晚,明月梅花共一龛。”“春蚕莫叹丝方尽,破茧还将化蝶飞。”结合袁枚的性灵,龚自珍的豪迈,又与元、明人集中诗词类似。诗集中象这样的佳句不绝于目,从普安先生创作的诗脉络,可窥先生艺术全貌。(注1)
             
     1997年,普安先生与“一代诗魔”洛夫合作,历时三年,创作一套《诗魔之歌印集》。普安先生借用篆刻艺术形式表现洛夫先生的现代诗境,用古老的篆刻文字,表达汉字、诗境中的生命情态。形象思维,美学信念,两者之间的联姻,探索出一条篆刻与现代诗艺的融合和蜕变的新路。   
     篆刻艺术数百年来,特别是乾、嘉时期的复古大潮,将篆刻艺术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多元化表现形式,以书入印,印外求印等方式不仅丰富完善了传统篆刻艺术的内涵,万变不离其宗,用古体诗句入印,成为传统的篆刻艺术古今不变的主流,赓续数百年不衰。而篆刻与西方形式的现代诗句碰撞,普安先生和洛夫先生于是有了创作《诗魔之歌印集》的想法,大胆地进行第一次成系统、成规模的尝试,
             
     篆刻作为抽象的文字符号来表现宇宙无穷奥秘,普安先生倡导汲取这股现代思潮,反悖之逆,直追三代,将现代意识与远古荒漠的朴拙之风完美结合,深沉而亮丽、厚重而空灵,注入了充满汉魏六朝那古典东方意境的诗情,使其千古一聚。就《诗魔之歌印集》的形式所表达的意境来说,普安先生仅仅刻了一半,另一半留给了一代诗魔——洛夫。孤独与隔绝,中华文化相碰撞的现代诗,将那些原本有生命的无生命的,都赋予了新的生命。
    《诗魔之歌印集》的成功,灵感来自普安先生对诗的喜好和投入,是普安先生找到用篆刻的表达方式来探寻诗的外延扩伸的足迹。在诗词强大的基因催化下,普安先生的篆刻作品中自然了卓尔不群的格调,有了诗词高吭激昂的气息。
     如白文印“春醒后我将以融雪的速度奔回”,作品采用了商周青铜器的布白和章法,参差错落,字里行间,用刀凿上几点不经意的残缺,类似青铜铭文表面的斑驳,又恰好表达了洛夫先生诗中想要的画境。(注2,下同。)
    朱文印“井的暧昧身世,绣花鞋说了一半,青苔说了另一半”,一个大的“井”字,把绣花鞋和青苔想说的都收藏在里面。映证了“应有前朝风月事,苍苔犹印绣鞋痕。”(先生诗句)梦幻般的诗情画意。
    白文印“沉思的人比影子还冷”,用粗旷的白文线条刻画出高冷的块面,如诗人独自坐在黑夜的窗边沉思。
          
         特邀入选湖南书法晋京展览对联
 
    “一石一世界”(盛和民先生诗句),印集中还有许多优秀作品“雪祭”“月光房子”“火焰之歌”“葬我于雪”等等,普安先生均能用诗的语言,利用汉字“错视觉”对篆刻意象带来的新景观,结果是令人心惊,诗的意境在形式上的蜕变,呼唤艺术门类跨界的突破与超越,《诗魔之歌印集》部分佳作准确地表达出新奇瑰丽的境界,自然而然地让人所膺服。印面扑朔迷离,如真如幻。既有扎实的汉印功夫,又有行云流水般的现代意识流,既没有快餐式印风那种肤浅,也没有文字在变形夸张中的故作姿态。笔触热情炽烈,充满了锈铜铸铁般的苍老遒劲。印面极富动感,并有浓郁的装饰性和绘画感,强烈的视觉效果,像音乐对人的心灵冲击与震撼,并试图以文字符号来诉说现代人对东方古老文化的那份陌生感和隔离感。
    篆刻走出一条传统与现代的对话道路,拉近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的碰撞和距离,就是一次胆敢越过雷池的开端。《诗魔之歌印谱集》表现出来的语言,无论从静态到动态,或者动静相生相克,都能让观者读懂诗,读懂篆刻背后的人生,触摸到宇宙万物那些没有时间和地域的界线。《诗魔之歌印谱集》是普安先生书法篆刻艺术里程碑式的转折点。
    普安先生篆刻艺术游刃于赵、吴、黄、齐四家而来,又别于四大家之外,他善于发现和挖掘明清流派印中的亮点,归于已有。他的用刀,十分讲究技法统一性和协调性。朱文铁线篆和宽厚雄健的白文印,一般采用西泠八家的短切法充其骨格,以齐白石冲刀法保持流畅,或冲切两结合。小的白文印,他一般采用冲刀法完成。他的印风保留了黄牧父灵犀的笔触,舒展幽默,体态夸张;汲取了吴昌硕浑厚拙朴,寓方为圆写意风趣;融入了赵之谦苍秀雄浑,计黑当白的妙理;参透了齐白石大开大阖,乱石铺阶的运势。使转如笔,或润含春雨,或燥裂秋风。既有画理,又有诗境。并将自身坎坷不羁的人生感悟写在纸上,刻在石中。故洛夫称:“他是一位用刀在石头上写诗的印人,也是一位用石头思考的诗人。”
             
    普安先生的篆刻艺术,诗境成为他创作的主题调。从六十年代开始,普安先生就渉猎篆刻。七十年代末,他创作的毛泽东词《忆秦娥•娄山关》组印在杜甫草堂展出,尔后又刻《银河颂》印集陈列在杭州西泠印社吴昌硕纪念室。八十年代中期,他创作的《陋室铭》组印,以及九十年代着手对《汉印分韵合编》《缪篆分韵》等书的篆体字,进行系统化的审美重构。历时数载,将赵之谦“以书入印”理论,化成自已独特的“以印入书”之法,达到了以印篆的书风回归到书法本源上来。
    因此,普安先生“一笔之中见情性”,那些充满个性的书法风格,就有了基调。早年,普安先生是以颜真卿的《勤礼碑》《大字麻姑仙壇记》两碑入手,尔后上溯汉魏,特别是北魏摩崖、石窟中那些篆楷合一的造像字体,体态雍容,纵横取势,舒展自如,类《瘗鹤铭》之旷达清恪。然,中宫收紧,笔墨粗细变化强烈,显然参入了自己的“书尊百衲禅心淡”的旨趣。作品如自撰诗立轴《雨湖小坐》、自撰联“寿同松鹤/怀抱古今”、赵嘏诗联“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等。
    常以篆隶笔法作行楷书是普安先生一大特点。他的篆书作品就是一方大的朱文印,张驰有度,参差错落,善用浓墨枯笔,满纸充溢着金石之气和书卷之气。如篆书册《诗品》、篆书联“莫放春秋佳日过/最难风雨故人来”等。达到篆书与篆刻高度的统一,所以,欣赏普安先生的篆书作品必须先从他的印谱入手,读懂了普安先生的印,就读懂了他的书法。
    随着普安先生步入“杖朝之年,”“顺乎自然,无为而治”(周谷城先生语),他对艺术的追求心态更趋从容淡泊。参见近期普安先生的书法作品,章法愈老弥坚,笔墨使转不可方物。境界直达禅理佛道。有时偶尔画上寥寥几笔写意,得吴昌硕、齐白石之精神,骨力雄厚,亦不落俗套。书画同源。普安先生告诉我,他青年时从周磊村老师学画山水,六、七十年代为稻粱谋常作写意兰竹石之类。八十年代以来克服种种困难,专心诗词书法篆刻,笔简意赅,于文字艺术抽象美之想象空间駸淫既深,亦极尽快乐之享受。“万象在旁”,大道至简,此时,对于具象的绘画技法,反而觉得冗繁累赘了。
    临别,敖普安先生还告诉我,艺无止境,他还在做新的课题,以实现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天人合一的理想。此行令我获益匪浅,也深深感到,在当代,一位诗人能兼书画篆刻,且取得较高艺术成就,其作品岂容轻视。艺术与人生,其中还有许多信息需要后来者好好研究与诠释。
     注:(1)本文所引诗词及相关评论,见敖普安著《攻玉室诗词选》,2012年8月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
     (2)本文所引书法篆刻作品及相关评论,见2005年12月湖南美术出版社所出版《真水无香-敖普安书法篆刻作品集》及萧建民《留住一径斜阳——读敖普安先生篆刻新作<诗魔之歌印集>》一文。
     2021年10月于湘潭

(责任编辑:网站编辑)


    都市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都市网或者中国都市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都市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都市网或者中国都市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都市网或者中国都市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都市网或者中国都市新闻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都市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都市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都市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


    7. 联系邮箱:402198961@qq.com 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上一篇:鸡冠花记
下一篇:乱红飞花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湘西散人王一丁:古城 作者题记: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原定飞武汉停留一周再高铁返洪的计划搁浅;春运期间…

最新文章

湘西散人王一丁:古城 作者题记: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原定飞武汉停留一周再高铁返洪的计划搁浅;春运期间…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商务洽谈 | 工作人员 | 版权声明 | 删帖公示 | 服务协议 | 查询系统 |

本站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和网友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站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都市网 。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都市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
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世界新媒体大会-都市网
Copyright©2016 都市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鲁ICP备15006490号-1 公安备案号37050202370536 法律顾问:吕洪利 执业证号:13701201010222975
 技术支持:合肥迷城网络